免费发布信息
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RSS | 手机版 | 繁體中文

南非华人网  
 
 

首页

南非新闻 南非财经 华人新闻 南非概况 南非签证 南非见闻 南非旅游 非洲新闻 南非留学 南非视频 生活资讯

便民

南非商机 国内新闻 新闻中心 房屋店铺 网上商城 同城生活 求职招聘 华人聚会 便民告示 华人论坛 汇率报价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华人新闻 > 社团活动

南非华人张晓梅:担任非国大监票员有感

时间:2016-08-08 04:02:18  来源:南非凤凰传媒  作者:

 难忘的8月3日——担任非国大监票员有感

今年的8月3日是南非的地方选举日,作为一个非国大的监票员,我在约堡99选区属下的Linden  High School投票站工作一天,不仅感到非常荣幸,而且终身难忘,同时也了解了选举投票、计票的相关流程。
 
鉴于目前约堡的选票尚未完全公布,我在此帮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计票过程那么漫长, 也让那些支持我们华人参政、热切关心大约堡投票结果的华人了解内部的操作流程, 以便安抚正受煎熬的焦急的心。
 

早起的鸟儿有虫吃
 
8月3日一早6:00祷告完毕后,我特意换上一个蓝色的围巾,来到自己住家附近的一个高中学校投票站排队投票。虽然自己特意起来的很早,但我到达投票站时已经有几十个白人排队了, 他们有的正在那里等待投票,有的到DA的临时办公桌填写登记个人的详细情况。
 
真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勤劳的DA工作人员把现场选民都吸引到那个桌子上登记住址情况了。我所在的居住区一直是DA区,所以白人居民个个都会早起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,偶尔可以看到一两个黑人或杂色人在排队等待投票, 但是由于DA的力量很强,所以在这个投票站里,从来没有见过ANC或EFF的临时帐篷,直到后来听一个其他选民讲“我们可以不必登记直接进去投票”,这样我们才另行排队,径直走到学校大厅里设置的投票站,不到十分钟的工夫,就把自己神圣的一票投完了。
 

首次代表非国大到另一个选票站监票
 
之后,我特意回去换上一条绿围巾,再到另一个地区的Linden高中学校投票站,登记填表,因为自己要代表非国大政党, 行使自己党派的权力,在这个选区开始一天的监票工作。
 
在此之前,我也曾经培训过,被叮嘱“Party Agent监票员不能穿有自己党派字样的衣服”, 所以我特意选择一个没有ANC字样的绿色围巾,看不出本人属于任何党派,比较公正。但从绿色的围巾中,人家隐约还是能猜测到我属于ANC党派的吧。
 
一进Linden高中学校投票站,看到现场四张桌子都井井有条摆放好了, 八个工作人员都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,或坐在指定的位置有条不紊地指挥进门的选民按照秩序流程投票——
 
最前面的两个工作人员核实完身份证后,给每个选民一张进门的编号,之后另外两个工作人员在每个选民左大拇指上画个黑色标记,接下来第三个桌子上的工作人员再核实完身份后,拿出两张折叠好的选票交个选民,同时在选民身份证上盖一个小黑章,表示其参加过2016年的当地选举,然后第四批工作人员(通常1-2人)指挥选民到临时搭建的选票箱上,填写自己喜欢的政党或分区议员候选人。最后,第五批工作人员站在那里,指挥选民把两张不同的选票投入不同的投票箱,之后选民就可以离开投票站了。
 
其实这个投票程序都非常简单,只要选民按部就班做,一般不会出现任何差错。

政党监票员的工作和职责
 
那么投票站里的6个不同党派的监票员, 他们的职责又是什么呢?
 
根据参选的不同政党,通常几个大的政党像ANC、 DA、EFF等,都会派当地选区自己的党员作为监票员,来监督投票站工作是否顺利,以及IEC(南非独立选举委员会)雇来的工作人员是否公正和称职等等。
 
这几个监票员的作用就是坐在投票站工作人员的背后,双眼盯着选民是否顺利完成投票的工作, 如果看见他们工作失误或出现作弊现象, 或闲谈聊天等, 这些监票员都可以站起来向IEC派驻现场的两个主要负责人汇报, 为自己的党派争得利益,,彰显投票公平。
 
其实,作为监票员坐在那里一个上午或一天时间, 真的是很轻松, 任何事情都不用做,就是坐在那里观察。唯一需要定时汇报的是:每到正点比如9点、10点、11点……监票员要向自己的选区和PCO汇报该投票站已有多少人完成了投票工作,以便一级级地向上汇报,完成国家级的数据统计。
 
到了那天中午,我们选区的负责人还特意给监票员送来午餐,真的让人感动。
 
当天投票截止时间是7点,所以直到晚上六点后,还有选民稀稀拉拉到来,但是已不如上午的人集中过来了。
 
终于到了晚上七点,IEC的工作主管一声令下“关闭投票站”,这样,一天的投票工作终于圆满结束了。
 
选举结束后,投票站工作人员对选票进行严格统计
 
接下来, 又是什么呢? 如何计票和数票呢? 是人工数票呢还是计算机数票呢? 我带着好奇的疑问, 又体验了随之而来的5-6个小时的计票工作。
 
IEC现场负责人郑重宣布:开始统计选票后,房间里所有工作人员,包括有6个监票员、两个IEC工作人员、14个IEC雇佣的数票人员一律不准外出,直到数票工作完毕。他同时把IEC数票的规章制度、废票和有效票的制度打印成三页大纸贴到墙上,让每个工作人员去读一遍.。
 
接着,IEC的工作人员把两个票箱用特制的工具封好后, 给了工作人员10分钟的时间出去透气休息,等大家回来后就把投票大厅牢牢锁上了。
 
所有工作人员一起把几张大桌子拼在一起, 准备正式开箱数票了。
 
票箱打开后,所有的票都倒在桌子上,满满一大堆。在IEC所雇的一个白人女士和杂色绅士的指挥下,所有工作人员先把两张票分类挑出摆放,之后先计各自政党的总得票,最后是统计分区议员候选人的总得票。
 
这个实在是一项细活——在统计总票数之前,先把选票打开,面朝下,一摞摞地摆放在一起,然后再用别针把十张票放到一起,统计总票数,检查与IEC带来的选票数是否有差异?
 
当时花了一个多小时,才把该投票站的选票总数搞清楚了。本来我也想帮忙的,但是作为监督员,只能看不能摸,所以从晚上七点开始,我们六个监督员只能在那里站着,观看其他工作人员数票。
 
接着,大家开始把选政党的票再翻开,正面朝上铺满一桌子,并把十几个政党的票分类放。分类整理完毕后,再十个一打用圆形别针夹好,最后再让三个不同工作人员统计每个政党的得票总数,把每个政党的得票总数、废弃票和投票前拿出作废的票数加在一起,数字要与开始数的总票数相吻合,还要与IEC带来的总数相吻合才行。这样才能得到三大党派监督员、IEC主要工作人员的认可和签字。
 
接下来,开始统计分区议员选票的计票工作。
 
这里顺便解释一下,IEC设计的表格非常公正合理,每个投票站的票数用计算器人工计算,之后填写在一张白纸上, 必须经过IEC工作人员的核实无误后,才能填写在IEC设计的最终统计表格上,再由不同党派的监督员在表格上签字, 最后把这些统计出来的数据表格和原始机票封装在两个大箱子里,由外面监守的警车护送到IEC指定的总计票站才算结束。
 
我们所在的投票站以当地白人校长为主导,从郊区雇来的14个工作人员(黑妞和帅哥) 数票和计票做的都很快,在当晚十点就统计完毕了,之后我们还要把该学校另外两个教室的选票计算到一起,才能算出本校投票站的总数。

计票最后阶段出现了意外
 
一看当时工作进展顺利,我当时还想的很美:马上就可以回家了,于是就叫司机开车过来,准备带我到麦当劳美美享受一餐。谁知道,接下来就出现了意外状况——这三个投票教室的总数加在一起后,居然多出了一张票!
 
这下惨啦,因为一票之差, IEC工作人员不接受结果,已经工作超过16小时的现场工作人员,当场几乎都要崩溃了……
 
于是IEC又紧急派来另外两个人高马大的白人绅士到投票站重新计票,协助找出这张票的问题到底错在哪里? 
 
当时在复查计票时,我发现所有人员的神态几乎都已昏昏沉沉了,只有这两个新来的白人绅士脑袋还算清醒。从黑人区Diepsloot雇佣过来的三个EFF监票员站在一旁监票,他们也是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新来两个人用计算器统计和点头。
 
至于新来的人的数学能否过关,我心里也打个问号了。
 
站在一旁的两个DA监票员这时也懒得参与监督了,因为又来了两个计票白人,他们也是属于DA的。
 
而从早到晚,就我一张黄种人面孔的华人代表ANC党监督这个投票站的工作,  大家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,甚至两个白人监票员开玩笑说“你应该搬到索维托居住才对”,我也当即回应到:是啊,我的白人先生同你们一样,以前曾支持DA,所以我才会居住在这个区……
 
不管如何,到了关键时刻,还是我这个华人女子的脑子不差,最后协助这两个白人审计人士一起,把最后的一票终于找出来了, 而后我们三方监票员分别代表ANC、DA、EFF,在IEC设计好的表格上签字、生效, 这个投票站的工作才算彻底结束。
 
这一复查工作, 害得我的可怜司机在学校大门外又足足等了两个小时,直到晚上十二点多,这个投票站的工作才终于结束。
 
令我印象深刻的是, 那个白人校长非常严厉,很有规矩——虽然我们的工作做完了, 大家还是不能回家,必须把大厅的垃圾带走,把大厅教室打扫干净才能离开,不然这会影响第二天学生的上课。
 
当时已很晚了,但前来接人的司机或黑巴都不许进入投票站,只能在校外苦苦等待, 警车则在校外一直把守。从这可以看出,这个国家是非常公正负责的,不过这下也苦了我的司机,他抱怨着“讲好的马上可以出来,这下又是2-3个小时过去了……”. 
 
不过对我来说,这也是难得的经历,五年也就这么一次,我非常自豪!
 
眼看现在约堡选票尚未全部统计出来,我在想:这个投票站的工作人员以白人为主的,黑人只是做一些辅助工作。这个投票站只有2500张选票,尚且还要折腾到深更半夜,何况那些黑人城镇有上万张选票,万一有事,这些黑人兄弟该折腾到多久才能把选票数清楚啊? 
 
如果当天晚上票数统计不出来的话,那所有工作人员要熬到第二天上午十点才能结束了,而后会轮换下一批工作人员。等第一批工作人员精疲力尽后睡上一觉后,第二天下午或晚上还要接着来指定地点继续数票……
 
这样轮班倒休,这就是大部分城镇投票站连着数了两三天的票,再加上审计复核还没有数出结果的原因。
 
感谢大家那颗焦急等待的心,最终的投票结果马上就会见分晓了。不管结果如何,上帝会给每个党派带来最公正的结果,这也是民众对各党派成绩的一次大检阅和评价吧!
 
 
     张晓梅 
2016年8月6日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上一篇:《展望未来 重视品格》新书发布 暨品格教育南非研讨会在约堡举行
 
下一篇:图文: 2016“水立方杯”海外华裔青少年中文歌赛圆满落幕 南非赛区获得最佳组织奖
 
延伸阅读

 

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点击更新 换一个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南非经济学家:疫情“封锁令”延长将对经济产生巨大负面影响
南非经济学家:疫情“封
南非总统: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“封锁令”延长14天
南非总统:针对新冠肺炎
南非华商亲述“封国”下的忧虑:货币不断贬值
南非华商亲述“封国”
须知!南非禁闭第二周 新规条例漏洞更新
须知!南非禁闭第二周
 
栏目更新

 

  • 今日排行
  • 本周
  • 本月
  • 本周热评
  • 本月
  • 年度